前往: 導覽, 搜尋

1982年
瀏覽人次:7,860
最近作者:江佳蓉 2015年7月26日 (星期日) 14:21;

羅大佑發行專輯《之乎者也》,裏面收錄了《光陰的故事》、《將進酒》和《鹿港小鎮》;其中羅大佑上台北見習,當時台灣的十大建設已經完成,台北的農村景觀迅速地消失;他從台中上來時,有感覺到失去純樸之味,所以創作了《鹿港小鎮》。

歌手翻唱東洋、西洋歌曲蔚然成風,甚至以直接複製日本打造偶像的方式,推出本土化的超級偶像。歌林唱片公司推出的歌手金瑞瑤複製日本偶像河合奈保子Smile For Me,活潑的曲風配合花俏的手勢,贏得大眾矚目。金瑞瑤與歌手林慧萍並稱歌林唱片之雙寶,屢獲權威節目《綜藝100》〈流行歌曲暢銷排行榜〉等排行榜冠軍殊榮。而林慧萍當時以中森明菜作為造型參考,演唱了日本翻譯曲「往昔」(原唱者為松田聖子)一炮而紅,成為80年代台灣最具代表性的女歌星之一,與金瑞瑤楊林李碧華成為台灣早期四大玉女歌手。

台灣首支流行樂團——丘丘合唱團成立。主唱娃娃略帶沙啞的嗓音動感演唱《就在今夜》,給聽眾帶來全新的感受,此曲一炮而紅,登上《綜藝100》冠軍寶座。影響到接下來幾年出現“樂團潮”。

新人沈文程以首張台語專輯《心事誰人知》,在樂壇引起了不小的轟動。其作品融入國語、台語等語素,首開台語歌曲多元化嘗試之先河,並成功探索到台語歌曲在流行音樂市場的潛在勢力,從而轉化、開啟了台語音樂商業化的先聲。這種多語多音樂的嘗試,從某種意義上獎更符合台灣民眾日常用語的經驗,因而輕易地打入流行音樂市場,成為當時頗受歡迎的一張台語作品。

美艷女星楊美蓮自1970年代出道後便以其動感形象走紅歌壇,唱紅不少名曲。1982年她發行《過來人》專輯,達到事業巔峰。同名主打是翻自1981年英國歌手Aneka的冠軍經典Japanses Boy,原版是帶有亞洲流行音樂味的新浪潮迪斯科舞曲,Aneka並以日本腔調詮釋,因此由時常翻唱東洋歌曲的台灣人演繹顯得相當自然。中文版由製作人陳彼得填詞,改成soft rock味的流行曲,減弱原有的舞曲風格。《過來人》發行後大紅特紅,成為楊美蓮事業最受歡迎的歌曲。當年的超級巨星高淩風也將Japanses Boy翻唱成《臉紅的時候》,但知名度顯然就被同曲的《過來人》狠狠壓過。2004年台灣熱門女子團體S.H.E.再度將Japanese Boy翻唱成第三個中文版《對號入座》,依舊無法跟楊美蓮版本相比較,可見《過來人》的流行經典地位。

餐廳秀開始走紅。

台視受歡迎的電視劇《又見阿郎》插曲《不要說再見》,這首歌比余天所演唱的主題曲《又見阿郎》還紅。

高淩風演唱電影同名主題曲《燃燒吧!火鳥》。

楊芳怡徐曉菁演唱的電影同名主題曲《老師,斯卡也答》賺取不少聽眾熱淚,“斯卡也答”是泰雅族原住民語裡“再見”的意思。

天天天藍》作品中的古典韻味,加之潘越雲清亮、寬廣的嗓音,充分表現出當年那種瓊瑤¬、三毛式的浪漫情懷,並一舉獲得了當年金鼎獎最佳製作(李壽全)最佳演唱(潘越雲)最佳編曲(陳志遠)三座大獎,被譽為民歌後期的雋永之作。「台灣的演唱者雖多,但一聽就能辨認的聲音不多......潘越雲是其中之一,證明她¬的嗓音有可認同性。在可認同的聲音中,潘越雲又有她的特殊性:第一、她的音域最平均,¬在其他女歌手中,齊豫、蘇芮、鄭怡的音域都偏高,而蔡琴又偏低;因為潘越雲的音域平均¬,她表現的可能幅面也最大。第二、潘越雲聲音本身張力不高,但傳達出來的情緒張力極高¬。」這是在「天天天藍」之後,羅大佑擔任潘越雲的製作人時所下的評語,中肯地評論了阿潘的歌聲特色。 黃鶯鶯以巨星之姿加盟寶麗金唱片股份有限公司,推出《只有分離》專輯,橫掃各排行榜冠軍,銷售量更是輝煌。專輯同名曲《只有分離》是當時名不見經傳鋼琴酒吧歌手曹俊鴻的作品。

倩影》為林慧萍首張同名專輯《往昔》曲目之一,位於A面第2首,由楊明輝先生作曲、作詞,原本此歌曲原非當時專輯《往昔》之主打歌曲,但因歌曲背後有一段真實且感人的故事,在一場兩人車禍中作者受了重傷,而女友更不幸於此車禍中過逝,從此佳侶天人永隔,作者為了紀念女友而創作了此曲,也是作者唯一的流行歌曲作品,並由剛出道的林慧萍用其獨特與略帶苦腔的嗓音演唱,為此曲更增添了濃濃的感傷與無盡的懷念,在林慧萍發表了首張專輯之後,這首歌曲的真實故事引發歌迷喜愛,更勝過當時主打歌曲《往昔》(同名專輯),這也是歌林唱片公司意想不到的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