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往: 導覽, 搜尋

1990年
瀏覽人次:11,141
最近作者:江佳蓉 2015年7月26日 (星期日) 21:37;

向前走》是台灣歌手林強發行第一張台語專輯。當時這張專輯一發行,引起一股新閩南語搖滾風潮,共賣了四十多萬張。一般認為這張專輯是打破台語流行音樂悲情曲風的代表作品。 1989年,現今使用的臺北車站站體落成,《向前走》的MV亦在當時嶄新的臺北車站大廳拍攝。留著當時最流行的中分頭,林強和年輕人們組成的舞群在MV中展現了充沛的活力,整齊劃一的高舉手臂,不斷用力踏步向前,準備在另一個城市開始新生活。 〈向前走〉為我們留住了那時離鄉人們的普遍心理:略帶徬徨,卻也積極樂觀,如歌中所說的,「什麼都不怕」。 面對解嚴後,年輕的台灣社會本土化的自我覺醒,以及對未來、對改革共同期待,「向前走」的鄉土青年,不再以為「台北不是我的家」,反而呈現出對台灣現代生活的認同與希望。

薛岳,《生老病死》由新笛唱片錄製,可登唱片出版,當時他已經到了癌症末期。 《生老病死》是薛岳的第五張個人專輯。他一向的誠懇和執著,貫穿在諸位好友為他寫作的詞曲裡頭:歌詞從細緻的個人成長經歷出發,卻能在世事滄桑的詠嘆背後彰現出一種宏闊的生命視野。他所運用的爵士,原是非裔美人文化中很有力度但較內斂、沉重的質素,卻被他得意自如地哼出即興自由的一面,於是整張專輯在豐富的樂風下,洋溢著漸層的、飽滿的多樣性和充實感。 9月17日,於國父紀念館舉辦《灼熱的生命演唱會》,全場爆滿並起立鼓掌3次,久久不歇。 薛岳竭盡全力利用時間參與各種義演、公益活動。 11月7日,下午2時零4分安詳逝世。

齊秦因與王祖賢的戀情,發表專輯《愛情宣言》。出任二年EMI國際唱片公司臺灣分公司國內部總經理。

鄭智化出版第二張個人專輯《單身逃亡》,沒有想到鄭智化在第二張專輯裏面就達到了自己的第一個巔峰,《單身逃亡》絕對是華語樂壇不能忽視的一張專輯,在這張專輯裡面,鄭智化的反叛和悲觀一再的顯露無疑。誠如專輯文案所言,這是“一張可以聽、可以讀、可以愛、可以哭、可以痛”的專輯,是“一個孤獨的靈魂對他情感世界的交代”的專輯,也是一張“永遠無法評論”的專輯。同年又發行專輯《墮落天使》。

派森唱片隔年改打新人牌,第一位主打的便是與連方瑀同名的方瑀,專輯《旁邊的旁邊是你》,由林隆璇製作,當時他與許卿耀同組“反派主角”工作室。後因與連方瑀同名引起糾紛而改名,本人也無心再戰歌壇,成為一片歌手。

寶麗金公司由於對周治平演唱實力的信心,加上打算培養一位明星級製作人的考量下,決定讓他發行首張大碟──取了個很簡單的名字《[[專輯I] ]》,首支主打為《青梅竹馬》,這首抒情歌曲在回顧成長年代代的少年往事,結果大受歡迎, 專輯市場反應良好。由於此曲大紅,大碟也常被稱為《青梅竹馬》。當中收錄的10首歌曲的詞曲都是由周治平一手創作,除此之外他還編寫了所有歌曲的合聲和整張專輯的製作。 《青梅竹馬》名列當年票選十大金曲。專輯有一半歌曲後來被香港巨星張學友黎明李克勤等人翻唱為粵語版。

1990年5月,喜歡體驗新事物的黃霑,以將近五十歲的年紀,來台發片當起了歌手。 黃霑在台灣推出首張國語專輯《笑傲江湖》,銷量衝破30萬張,同年以作曲填詞作品《滄海一聲笑》得到第27屆台灣金馬影展「最佳影片歌曲」。黃霑來台發片的淵源,是他為那年的賀歲檔武俠片《笑傲江湖》配樂和譜寫主題曲〈滄海一聲笑〉,據黃霑訪談中口述,當時《笑傲江湖》在台灣上映時,主題曲〈滄海一聲笑〉出現了五次,到了片尾,觀眾都會跟著大合唱了,〈滄海一聲笑〉的粵語版由男主角許冠傑主唱、寶麗金唱片發行,而台灣用的國語版則只在電影裡出現,電影一紅馬上有幾家唱片公司接洽黃霑談版權,甚至寶麗金打算由張學友來演唱國語版,而黃霑在台灣認識的朋友不多,於是找上熟人羅大佑商量,當時羅大佑正和滾石合資自己的品牌「音樂工廠」,就建議不如他們自己來出版,催生出這張黃霑演繹自己作品的《笑傲江湖百無禁忌黃霑作品集》,創下三十多萬的銷量,這一年裡,黃霑可能是除了劉德華郭富城草蜢外,在台灣最暢銷的港星,主要原因固然是那些電影歌曲實在太紅,除此之外要歸功於黃霑的個人魅力,有別於港星來自包裝、外型或勁歌熱舞的魅力,他表現出的是令人嚮往的遊戲人間老頑童作風,加上風趣的言談,可說是大小通吃,買他唱片的年齡層分佈廣泛,從青少年到成熟樂迷都有。

黃品源加盟滾石的首張專輯《男配角心聲》是黃品源的第一張專輯,包括了很多經典的老歌《你怎麼捨得我難過》、《我該用什麼樣的心來對你》。黃品源個人包辦專輯中所有詞曲及大部份編曲、樂器彈奏。溫柔中略帶滄桑的情歌,字詞中不加入批判與不滿,在不具任何壓迫感的鋪陳中,記錄下心裡的感覺,真實的付出,忠實的交代。第一張銷量突破30萬張,是唱片市場相當罕見的特例,被稱之為「品源式的奇蹟」。

黃大煒被台灣的音樂製作人李壽全發掘,來到台灣發展。 1988年在台灣發行首張英文專輯《David 黃》,前衛的造型和音樂風格,雖然獨樹一格,卻沒有引起人們太多的注意。 1990年由可登唱片發行第一張國語專輯《讓每個人都心碎》,他獨特、高亢的唱腔開始倍受人們廣大迴響。抒情搖滾曲風一推出後立即擄獲歌迷的心,銷售亦創下佳績,也讓台灣歌迷更了解黃大煒的音樂魅力。

邰正宵出版個人首張專輯《理想男孩》。同年專輯《癡心的我》還獲得新聞局評定為第一屆"金曲獎" 新人獎優良演唱者。

愛上一個不回家的人》是林憶蓮第一張國語專輯,愛上一個不回家的人更是唱遍三地,全亞洲銷量200萬張,令林憶蓮成為90年代初首位橫跨中港臺的天后。此專輯94年入選臺灣百佳專輯,是唯一一張香港藝人入選的音樂作品。該專輯在製作上充分運用了林憶蓮歌唱上的優點,盡情詮釋出當代都市男女疏離空虛的情感,並給予了聽眾一種前所未有的溫柔慰藉。 小蟲與已故音樂人楊明煌所打造出的冠軍單曲《不想你也難》,收錄於專輯《紫色的聲音》。唱出張清芳痛失嚴父的心聲,亮麗的高音反而能準確傳達悽楚情緒。 姚謙熊儒賢以紫色來包裝張清芳,結果獲得空前的成功,MV中不到交衡的紫色布幔成為記憶經典。

陳淑樺1990年11月出版的這張專輯《一生守候》無形中成為了一張影視歌曲集錦,可見陳淑樺在當時娛樂圈人氣之旺。專輯打頭陣的是音樂才子小蟲所作的《情關》,這首曲子也是電影《末代兒女情》的主題曲,整首作品充滿著古典氣質。隨後的標題曲《一生守候》雖然充滿著憂傷、憂鬱的氣氛,哀怨的吉他貫穿始終,但陳淑樺用心演繹,一曲終了卻讓聽眾感受到了溫馨與希望的存在。要說唱片中最為耳熟能詳的應該算《滾滾紅塵》了,而且它同樣也是影視作品主題曲,獨特而動聽的旋律風格以及優秀的演唱實力讓這首曲子幾乎成為當時陳淑樺的標誌。第九首《春去春又回》輕快而從容,也是一首可聽性較強的曲目。雖然有人評價這張唱片缺乏貫穿全域的主題,而且選歌、發行等環節均有些倉促,但《一生守候》的銷量依然非常穩定,而且其中也湧現出了許多流傳甚廣的經典曲目。後以《一生守候》專輯獲得金曲獎最佳女歌手。

我是一隻小小鳥》是趙傳演唱的一首歌曲,由李宗盛作詞,作曲。這首歌曲是趙傳的代表作之一,收錄在趙傳1990年發行的同名專輯《我是一隻小小鳥》中。在90年代初推出後引起了很大的反響,這可以看做是歌手與時代的契合,歌曲發行的年份正是風雲激蕩的時代,個體的渺小感越強烈,也就越容易與歌中的情緒產生共鳴。 《讓愛自由》是歌手黃鶯鶯在飛碟唱片時期的最後一張國語專輯,於1990年7月發行。 〈哭砂〉的作曲者熊美玲以此首歌曲獲得第三屆金曲獎最佳作曲人獎,而此曲也獲得了最佳年度歌曲獎的提名。 《哭砂》這首歌之後被二十多位歌手翻唱。 「哭砂」一曲,以無樂器清唱的開場撩動人心成了當時日漸流行的KTV中的熱門點唱曲,民生報還以頭條斗大標題寫者「鶯鶯臨別一擊哭倒四十萬顆心」因為這也是黃鶯鶯與飛碟的最後一張國語片約。

3月蘇慧倫以鄰家女孩姿態出道,發行首張專輯“追得過一切”,清新的形像被封為玉女掌門人、學生情人。 李明依發行第二張唱片專輯《不是演戲》,收錄電視廣告主題曲《喜歡有什麼不可以》;歌詞中“只要是我喜歡,有什麼不可以”唱出青少年的心聲,深受到青少年喜愛,並成為流行的口號,但引起台灣教育文化界的爭議。

10月陳明真發行第一張個人專輯《變心的翅膀》出道以清新帥氣名號著名。

張鎬哲4月,推出第四張國語個人專輯《北風渡河》 專輯,主打歌〈北風〉、〈渡河〉大受歡迎,其中〈北風〉不但成為全球華人情歌的典範,更把張鎬哲的事業推上高峰,獲“深情王子”的美號,專輯銷售量也創下佳績,同年更被選為金曲獎的最佳年度歌曲獎。

草蜢藉由公司合輯《永遠的朋友》曝光,並在演唱會上以勁歌熱舞贏得歌迷注意,很快隔年便來台推出首張專輯。當初小虎隊將日本少年隊的冠軍曲《What's Your Name》翻唱成《青蘋果樂園》,一舉風靡台灣萬千少女,唱片公司也決定將草蜢同樣翻唱少年隊的《ABC》,改成《限時專送ABC》作為主打歌。在台灣打下不錯江山。 洪榮宏推出專輯《風風雨雨這多年》,洪榮宏找來陳桂珠謝明訓創作歌詞,減少台語特有的江湖氣味,增添了不少氣質。專輯中最令人激賞的主打歌《風風雨雨這多年》由洪榮宏與弟弟洪敬堯共同創作,不見台語一貫的苦情,反倒透過“回顧”的主題,回首了洪榮宏個人的心路歷程,是首具有高度作者意識的歌曲,也更拉近了與歌迷的距離。另外洪榮宏演奏的鋼琴獨奏版本,琴音真摯,與原版的澎湃大異其趣,卻一樣動聽。另一首主打歌《傷心的街路》是翻唱日本歌手崛內孝雄的歌曲。 台灣流行音樂軟體方面全面進入CD時代,台灣的CD除了部分還仰賴於日本。荷蘭。其餘都已在國內壓片,且CD。唱片。卡帶幾乎同步發行,技術也和日本一樣且同步,不過唱片族「LP」非常不習慣CD所發出來的聲音,比起唱片除了收藏較方便外音質卻比唱片來的生。冷。硬,雖然如此求新求變的日本人再度將CD音質改良並把CD鍍銀的部分鍍上9999純金,讓音質更加立體活化,第一家將CD送到日本做音質處理的就是現今的歌林唱片,也就因為鍍金CD在音質上有軟化的效果,以致往後許多唱片公司如上華等都標榜著純金系列CD,不過可笑的是台灣的純金CD都是一般鍍金且因國內技術問題鍍的面都不均勻,還都不是純金鍍製,不管日本純金鍍製或國內一般鍍製其音質還是比不上唱片。